品读人生感悟,生活感悟,工作感悟,读书感悟,领悟精华.
你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他在她身体里不肯退出去 被做爽了的细节过程

时间: 2021-04-24 10:10:28

他在她身体里不肯退出去 被做爽了的细节过程

唯一能回想得起来的画面,便是靳语尘为她卸下发饰的片段,之后便什么也想不起来。她想想到什么立马掀开袖子看自己的手臂,上面赫然是鲜红的一点,昨晚他们什么也没做!

  心里正在纳闷为何昨天自己好好的却突然昏昏欲睡,更不能理解的是昨晚洞房花烛夜,他们竟然什么也没做?

文学

  为什么?沈轻别心中不解,新婚夜前夕,母亲将她叫到闺房中私下里特别说过男女之事,她虽听得许多词汇都异常羞人,但新婚之夜却没发生母亲说的那些事,那又该做何解?

  还未能想通,房门便被推开,靳语尘端了一碗粥进来,见她神色凝重的坐在榻上,故意装作没看见她神情的样子,将粥放置在桌子上道:“可是醒了?快些梳洗打扮,吃了粥后一会要去宫里给太后和皇上奉茶。”

  他一说完,后面就跟进来几个丫鬟,端来温水和一块方方正正的丝绸,另外一个端着一杯盐水,再一个端着空的铜盆,伺候沈轻别洗漱。

  沈轻别想要开口说些私话,但丫鬟还在,她便不好开口,只得先洗漱,丫鬟们走后她坐在铜镜跟前,靳语尘则是从一旁坐着起身,到她身后来,拿走她手里的木梳,看着铜镜中的人说道:“以后都由为夫帮你梳头可好?”

  沈轻别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好,说道:“你会吗?”

  “简单的我还是会一些的。”

  “算了,我自己来,等会要去见皇上和太后,仪容上不得马虎。”沈轻别动作自然的拿回靳语尘握在手中的木梳,自己动起手来。

  靳语尘知道沈轻别肯定在为昨晚的事不好想,如今醒过来也是一人,心里肯定对自己有些埋怨,只好讪讪的收回手,说道:“那今日除外,以后我帮你好了。”

  “嗯。”沈轻别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动手梳完头后便开始描眉。

  气氛有些沉重,靳语尘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头一次觉得自己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闷闷的坐回原地,看着桌上的粥,没话找话道:“弄好了就快些来吃这八宝粥,凉了就不好吃了。”

  “你已经用过早膳了?”沈轻别不经意的问道。

  靳语尘也真就直接回了:“嗯。”

  事后才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又连忙解释道:“我醒来时天色还尚早,见你睡得很香便不忍心叫醒你。”

  “解释什么,我又没怪你。”沈轻别起身,走到桌子的另一边,端起粥小口小口的吃着。

  沈轻别这样子实在太奇怪,往日和她相处没见过她这般冷淡的神情,他心里生出一抹不安,伸手覆在沈轻别端着碗的那只手上,试探性的问道:“你怎么了?好像心情不好。”

  沈轻别停下手里的动作,没抬头直面对他,低声说道:“昨晚……我怎么了?”

  早料到沈轻别会这么问,靳语尘大笑几声掩饰心虚,回道:“昨晚你太累了,睡得很早。”

  “是吗。”沈轻别显然不接受这个解释,但又没有更好的说法,她昨天因为紧张,一直都紧绷着,怎么会说累就累?最后还昏睡得完全没有前一天晚上的记忆?

  “昨晚那么多繁琐的规矩,你觉得累也很正常,吃完粥我们就入宫,父皇和太后都还等着喝你这杯儿媳茶呢。”

  “嗯,我知道了。”话不多说,便又开始吃粥。

  靳语尘起身走到一旁,拿出一件厚重的披风出来,恰逢沈轻别用完,靳语尘便将披风披在沈轻别身上,系好,从后面抱着她,在她耳边叮嘱道:“外面落了春雪,你且多穿一些。”

  “下雪了?”

  “嗯,还是倒春寒的第一场雪,不是很大,但是很冷。”耳边是他温热的吐息,她的心情一下子又变得微妙起来,他的细腻和温柔,就在耳畔。

  “你也多注意些,不然旧疾又要犯。”

  “多谢夫人关心。”靳语尘吻了吻她的嘴角,“时候要到了,快些入宫吧。”

  “沈家的女儿当真是不负盛名,知书达礼,落落大方。”太后接着沈轻别敬上的茶,与身边的靳鸣佐说道。

  年前受的伤已经痊愈,但靳鸣佐却是看上去苍老了许多,与太后一同坐着,竟也看不出区别来,上一年里发生了事情太多,靳鸣佐是变化也变得太多。他一脸慈祥的看着沈轻别,眼神也不再像过去那般锐利的看着每一个人:“轻别快快起身,太后对你甚是喜爱,你便坐到太后跟前说会知心话,朕找尘儿有要事商议。”

  “是,谢太后垂爱。”沈轻别起身,走到太后身边,而一直淡笑着看着这一温馨和睦场面的靳语尘,却是被靳鸣佐单独叫到了御书房。

  “朕去年给你赐了封地后,又觉着对老九不公平,想来他也到了年纪,便在去年年末封了领地,同在京城,不知道你们兄弟俩私底下可有走动?”靳鸣佐坐在椅子上,语气随意。

  靳语尘回道:“来往甚少,听九弟府上的下人说,九弟患了恶疾,就连儿臣的喜酒宴也缺席,不知他现在好些没有,这天着实不宜养病。”

  “他这病倒生的蹊跷。”靳鸣佐忽的提高了说话的声音,“前去探病的朝臣不少吧?”

  靳语尘缄默。

  看他一副什么都不敢说的模样,靳鸣佐也知道他是懂的事理不想惹祸上身,便又换了话题说道:“西北军招募一事进行的怎么样了?”

  安庆东边临海,北接甬国,中间隔了一条内湖,但也不排除敌军来犯,目前最薄弱的便是西北两边。去年大梁来使后便撤除了西境外的一批军队,便没有其他的动作,这事着实奇怪,但正好给了他们准备的时间。

  靳语尘如实答道:“平民百姓参与并不积极,朝廷在各地设置了招募点,但前来参军的人寥寥无几。”

  “为何无人参军?”

  “儿臣以为和时节有关,年初期间本也是远方亲人欢聚一堂的时候,大伙人都要陪伴家中妻儿老母,故不愿参军。其二,西北军招募过于突兀,百姓未能做好准备,再加上退寒后便是耕种时节,平民家中男丁都要顾及家里的温饱,故而也不愿参军。”

  “西北军招募已一事全权交与你来负责,你可是有办法解决时下这一难题?”

  靳语尘挺直腰板,振振有词道:“很简单,开仓放粮,提高军备支出,论功行赏,不论官职,军功越多者无论贵贱,一一加官进爵,一视同仁。”

  “你可知现下的国库情况?”

  “商人税已经推行,父皇不必担心支出过度。”这方法虽不能久用,但却能解燃眉之急。

  靳语尘满意的点头:“甚好,赐你一面金牌,此事交由你负责,再有其他意外及时与朕商议,退下吧。”

  “儿臣领命。”靳鸣佐身边新来顶替李公公的张公公,拿着一枚金牌递给他,想来是早就准备将金牌交与他了。

  出门去太后那儿寻沈轻别时,却未能见到她,来往的宫人说沈轻别带了贴身的婢女,去了御花园的池子那边。

  靳语尘撑着伞往御花园走去,一路上的细雪纷纷扬扬的,不曾停下。

  现如今池子里的水怕是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沈轻别屹立在亭子里朝着湖面聚精会神的观望着,却不知道她在看什么。婢女撑着伞,同她一起站着观望。

  靳语尘打破了这静谧,收了伞进入这凉亭,好笑道:“这湖水已然结了冰,还有什么好观望的?”

  “我从以前心里便一直有疑问,春冬时节时,宫里御花园池子里的鱼都去了哪儿,可到了盛夏闷热时节时,消失的鱼便又回来了,一个个活蹦乱跳,看着却好是面生。”沈轻别却是没有回头看他,仍然凝望着湖面,说话间空气中飘着缕缕白烟。

  靳语尘像两边的婢女示意,接过其中一个婢女手上的伞,叫她们退了下去,只留他们二人伫立在原地。

  细雪打在冰面上,打湿后融化结成冰。

  “那是因为鱼都死了,这些年安庆的冬天和春天也有非常寒冷的时候,这些鱼是用来供后宫的嫔妃逗弄玩耍的,池子的水并不深,一结冰整个池子都会冻住。等到暖和了后,下人就会将池子里的死鱼捞上来,在放些鲜活的进去。”

  “我说怎么每次来,看到的鱼都不一样呢。”

  “总要换些花样来,一直是那么一种鱼,妃嫔们难免会腻烦。”

  “人都是会腻烦的,这不是鱼的错。”沈轻别收回目光,转身看着靳语尘的眼睛,“你也会吗?”

  “不会。”

  沈轻别笑笑:“皇上找你是为了西北军的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文章标题: 他在她身体里不肯退出去 被做爽了的细节过程
文章地址: https://zicpw.com/article/66984.html
文章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