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人生感悟,生活感悟,工作感悟,读书感悟,领悟精华.
你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又白又胖的肥熟女小说 厕所里怎么玩自己的身体

时间: 2021-04-24 10:14:04

又白又胖的肥熟女小说 厕所里怎么玩自己的身体

“你好,我是安妮·柯亚特,是库库尔坎先生吗?”她说,看着阿普切说,虽然是问句,但是明显,她是对着阿普切说的,而且还认定了阿普切的身份。

“我不觉得我们认识你。”阿普切说,他看着眼前的少女。没有伸出手,也没有请他们进屋。

文学

“虽然很抱歉,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请问,你知道库库尔坎吗?”安妮说,看着阿普切问道,“当然,不是你的姓氏的那个库库尔坎,而是来自于羽蛇神的库库尔坎。”

眨了眨眼睛,这就是所谓的在麻瓜界可能存在的归属于库库尔坎的分支的吗?居然直接自己找来了?抬头,阿普切和西里斯对视一眼,又转头看着安妮,虽然有着相似的金色眼眸,但是不是,即使只是看一眼阿普切也知道,那不是。所以他并不想就这么掺和进去,只是看着眼前的男孩,摇了摇头。

“我觉得,你应该找错人了。”阿普切说。西里斯也顺势关上了门。

显然,这么明显的状态让安妮更加怀疑了,她伸手阻挡着那道门关上,硬生生挤了进去。

她不是巫师,而且他们现在也在美国的境内,西里斯还是不可能直接给她一个恶咒,所以他只能看着那个安妮挤了进来。

听了安妮的诉说以后,迫于无奈,阿普切和西里斯还是同意去看看她的弟弟,艾斯耶布·柯亚特。

在一个看起来格外精致的郊外别墅区,安妮领着阿普切他们走进了屋子。

“艾斯和我不同,他从小,就,有些异于常人。”安妮说,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语言说道。“柯亚特家并非贫穷,我们找了很多医生,但是还是没法彻底的根治艾斯的奇怪,直到一年前的一个男人,他自称可以治疗艾斯,但是,你知道,他并没有治好艾斯,只是要带走他。在我们拒绝了那个男人之后……他甚至就在我们的面前杀了一头鹿,不是用手,仅仅是看了它一眼,那头鹿的头骨就碎了。”

“那么,你们是怎么对待他的?”阿普切说,根据安妮的话,自己已经可以推断艾斯耶布大概是一个巫师,那种还没有到成年年纪的小巫师,但是听起来又似乎和普通的巫师不同,如果是魔力暴动的话,显然,听安妮所说,那魔力暴动显然过于危险,甚至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我们将他锁在了地下室里面。”安妮说,虽然她知道这样的对待很不公平,但是要知道,自从上次艾斯杀了那头鹿之后,他的行为越发的孤僻,甚至就因为保姆在他的牛奶中少放了一勺糖,他就险些将保姆杀死,虽然那个男人偶尔会来看看艾斯,艾斯的状态也会好一点,但是仅仅是一点,艾斯依旧是那么的可怕,直到自己在整理祖母的手稿的时候看到的属于库库尔坎的传说,或许,这就是诅咒呢?如果真的是诅咒的话,是不是艾斯也可以恢复成小男孩该有的样子?

小心的拿着灯向地下室走去,却在地下室的门口看到了那个男人。

“你怎么来了,克雷登斯先生。”安妮说,她看着那个男人说道。

看着那个男人,阿普切皱了皱眉。那是一个看起来上了年纪的男人,灰白色的发散乱在肩头,他的皮肤苍白,披着一件大大的黑色外套,更显得他有些消瘦,但是那双眼睛却亮的吓人,但是即便如此,他也站的笔直的,即使是看到了阿普切和西里斯的时候也没有太多的表情。

“我说过,对他最安全的方式就是把他交给我。而且,他不是怪物。”克雷登斯说,转眼看着安妮的时候就好像是看着一个死人的目光一样。

“你,你只是想带走艾斯,我不会同意的!”安妮说,她拿着灯的手微微颤抖,似乎在坚定自己的决定一样,好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的胆怯,要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是看着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被他杀死在原地一样。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克雷登斯先生。”西里斯说,看着那个男人说道,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等等,克雷登斯?”阿普切呢喃,皱了皱眉,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克雷登斯不是属于一代黑暗君主的格林德沃麾下的一名默然者?又或者是其他?希望只是重名罢了吧。

“但是他只会杀了她。又或者,被她杀死。”克雷登斯说。

将地下室的门打开,在那个被布置的安全的屋子中,可以看到那个被用皮带和金属绑在椅子上看着门口的男孩,他穿着精致的黑色的小西装金色的短发梳的异常的服帖,乍一看就好像刚入学时候的德拉科或者西奥多一样,但是又不是。那是一双金色的眼睛,他的眼中没有丝毫的生气,就好像橱窗里的玩偶,精致却没有生气。

那就是艾斯耶布·柯亚特。

“放我出去。”艾斯耶布说,虽然在这里并不用担心吃喝,但是他讨厌这样仿佛对待犯人一样的姿态,尤其是将自己关在这里的罪魁祸首。今天似乎更多了几个陌生人。

在安妮看不见的地方,黑色的浓雾弥漫,在那浓雾之中,阿普切和西里斯甚至能感受到当中鼓动着的暴虐的魔法元素,虽然他们没有亲眼见过,在最近的巫师界的历史上也几乎渐渐消失了,但是阿普切和西里斯还是一样看了出来,那是一个默然者!

“出去!”西里斯喊道,他一把将安妮推了出去,连着在地下室使用了数十个盔甲护身,即使是这样,当艾斯耶布彻底化作黑雾的瞬间还是将这个地下室冲出了几个凹陷。

这就是默然者的能力?!西里斯震惊,但是却也后怕,自己只是在书中听说过这种生物的存在,但是却从未真正的和默然者交过手,毕竟在自己上学的那个时候,默然者几乎已经在巫师的历史上消失了。

伸手,阿普切将魔杖换成库库尔坎魔杖,但是即使他用了几个禁锢咒,但是依然没法真的将那团黑雾禁锢住,它被禁锢咒激怒,仿佛困兽一般在地下室乱撞,门外,安妮疯狂的拍打着门,喊着艾斯耶布的名字,但是这仅仅让他变得更加疯狂罢了。

这就是他们的能力,如果是他们,他们或许可以杀了他,而不是,而不是被那个克雷登斯先生带走。

如果,只能这样的话,阿普切想,将魔杖放回了自己的袖口,推到了西里斯的身后,伸手,十指如同兽类一般弯曲。

“……”冗长的吟唱自口中溢出,银白色的锁链渐渐从阿普切的手中伸展,直到将那黑雾团团包裹,然后再次回归人类的身体。

直到这时一切才终究归于平静,艾斯躺倒在地上,银白色的锁链也渐渐在空中消散。

转头克雷登斯看着阿普切,将自己的脸隐藏在黑色的大衣领口之中。

半晌,艾斯站了起来,他看着阿普切,唇边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他看着他,即使没有说话,他也知道是眼前的这个人帮了他,那么轻松的感觉,可以肆意欢笑的感觉,他多久没有体会了,甚至自己的四肢也没有被束缚。

迈着略显优雅的步伐走过去,艾斯耶布看着阿普切,尤其是他的那一双金色的竖瞳。

“艾斯耶布·柯亚特,向您致敬,先生。”艾斯耶布说,跪在地上缓缓的将自己的吻印在阿普切的袖口。

在报告了美国的魔法部后,奥罗消除了安妮属于艾斯耶布的记忆,而艾斯耶布,虽然他想和阿普切他们一起走,但是在知道自己这么下去的话不会活过十一岁的时候,他选择跟在克雷登斯身边,学习他的能力,并且让自己可以活下去。

他们在洛杉矶待了一天,在将哈利他们的伴手礼买好之后,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寻了一个人少的的角落,西里斯便带着阿普切幻影移形离开了。

虽然有些晚,但是感谢赫敏的细心,他们在墨西哥定的那个酒店是全天营业的,这就代表虽然提前了几个小时,但是阿普切和西里斯还是成功入住了。

或许是因为附近就是海滩,游玩的人不少,从窗户那里还能看到海滩上玩耍的人,还有些许的灯光。

将自己整个人丢在床上,阿普切看着从浴室走出来的西里斯,突然一点也不想动弹了,所以他懒懒的将自己在床上滚了一圈,不去看西里斯。

“轮到你了。”西里斯说,伸手擦着那一头卷发看着阿普切说。

将自己的头埋在软软的被子里摇了摇头,西里斯在进来的瞬间就给整间屋子施了隔音咒和清理咒,被褥也换成了箱子里自己的,所以阿普切一点都不会介意。

伸手将那个懒的连腿都不想抬起来的小孩拽起来,却在放开自己手的瞬间,就看到那个小孩又倒回了床上。

无奈的摇了摇头,西里斯认命的转回浴室,重新将浴缸里的水放好,这才走出了房间,伸手打算亲自给某个小孩扒光。

“等等!我自己来,我自己来!”毕竟西里斯也是一个格兰芬多,阿普切完全相信西里斯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的衣服扒光丢进浴室,所以虽然累的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但是他还是走向了浴室。

看着有些没有形象的伸着懒腰进了浴室的阿普切,西里斯的嘴角终于扬起了一丝淡笑,虽然阿普切本人可能没有意思到,但是自从那天,帷幕那天,又或者是自己重获自由的那天以后,他越发的活了过来,虽然在别人的面前他依旧是那个成熟的过分的阿普切·库库尔坎,但是在自己的面前,他似乎可以更加的放松一点,虽然自己早就可以这么面对阿普切了,但是在知道自己被阿普切放到属于他的圈子的时候他还是很开心的,尤其是,在帷幕那天之后。

在自己跌入帷幕的瞬间,自己突然发现自己舍不得他,或许这似乎很正常,但是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正常。那一瞬间,他在怀念,在想的,都是那个男孩,不是哈利,是阿普切,当然,这不是代表他不关心他的哈利了,他依旧关心,爱护他,只是面对阿普切,那些明明应该是长辈对孩子的爱护似乎发了酵,转了一个弯。诡异的,他不讨厌这份转变,而且还乐在其中。

当他恍若浮萍一般在帷幕之后的时候,他有感觉,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在渐渐脱离自己的躯壳,在渐渐的消失在帷幕之后。但是之后就不是了,他可以感受到那软软的羽毛和放在自己身上小心翼翼的柔软冰凉的触感,那触感和蛇类很像,但是自己却生不出丁点的讨厌,尤其是在知道这一切都来自于哪个男孩的时候,他喜欢,并且眷恋。

西里斯曾经想过,他会在阿兹卡班死亡,曾想过会和哈利一起走完这流浪的一声,也想过,自己或许会恢复自由,正大光明的看着哈利长大,结婚,有他自己的孩子。但是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想为了另一个人活下去,或者说,想和他一起活下去。

他的这一生,前十八年是为了他的朋友,为了他的少年多勇敢,也为了他的自由,后十二年,他将自己的时间停滞,他为了詹姆和莉莉而愧疚,为了自己该死的计划而愧疚,也为了那个背叛者而愤怒。之后……抬头,西里斯看着那从浴室走来,因为沐浴,他的皮肤上泛着淡淡的粉红,空间发扣也被摘了下来,长长的金棕色长发在身后飞扬,在地上流下淡淡的水痕,他从困倦的阿普切手中接过毛巾,小心的擦拭他的头顶。

或许,和这个少年一起活下去,一起生活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第二天,阿普切直到中午才醒过来,他就像一只贪恋着主人温度的猫儿一样蹭着枕头靠近西里斯,然后将自己的头枕在暖暖的皮肤上,半晌,才抬头看着那已经收拾好的西里斯,扁了扁嘴,收回了一直抱着他的腰的手,也将自己的头从西里斯的腹部抬了起来。

“我看你好像很舒服。”西里斯说,他低头看了眼阿普切,那长长的头发顺着床铺垂下,有些还扑在自己的胸前和腹部。

低头,阿普切慌忙将自己收拾好,拿着房卡跑下了楼。

“我去拿点食物。”他说,梅林证明,如果,如果自己在西里斯面前抬头的话,凭借西里斯的精明,他一定会知道自己对他抱有的那种肮脏的心思,他甚至想什么都不管,就那么一辈子跟在西里斯的身边,体会他的体温,感受他的呼吸,一切的一切。

耸了耸肩,索性除了阿普切也不会有人进来,所以他挥舞着魔杖开始收拾那个箱子,里面的东西排成排缓缓的走出,顺着魔力的流动再回去摆好。

皱了皱眉,西里斯看着那漂浮的盒子,他不记得自己或者阿普切买过这样的一份礼物,所以他将盒子飞来,打开,在那盒子里,躺着一瓶葡萄酒和一瓶香槟,令人惊喜的是,西里斯可以看出来,那并非是麻瓜的,而是来自于巫师,或许还是英国魔法界?但是这个包装,他似乎从没有看过。

将那瓶葡萄酒拿起来,一个探测咒大上去,那是安全的绿色光芒。

难道是哈利他们放进去的?西里斯想魔杖一挥,便打开了瓶塞,淡淡的馨香弥漫在鼻尖,不同于其他的葡萄酒的香醇,这瓶酒里似乎还散发着淡淡的草木或者水果的清香,西里斯不由得想起来几天前因为游戏而抱住的男孩,那瞬间萦绕的味道。

嘴角勾起,他将酒瓶漂浮到桌子上,又摆上了两个高脚杯,虽然阿普切还没有成年,但是谁会在意这点细节呢?西里斯想,先往自己的杯中倒了一杯红酒,淡红色的液体在酒杯中流淌,西里斯将酒杯拿起来,一饮而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文章标题: 又白又胖的肥熟女小说 厕所里怎么玩自己的身体
文章地址: https://zicpw.com/article/67005.html
文章标签:
Top